逝溟若罔。

逝生‖°学生,绘画,写文,语c,正经青年

【献给曾经怕黑的每一个孩子。】
【晚上好。】

    落日在世间仅存的熹微光芒,在大地上向西边游走。然后黑夜降临而长夜漫漫,人影在其中摇晃,影子背着亮光。黑暗中孤独是氤氲蒸汽,蔓延上人心头,缠绕,攥紧每个人最柔软的角落。
人们心里突然蹦出一个念想:逃。
没有人喜欢黑暗,所以这是一场大逃亡,没有止境的想要脱离黑暗的逃亡,然而无人知道他们自己前进的方向指向何处,因为此时每时每刻他们都与黑暗相拥,而黑暗无处不在。黑暗中充满恐惧,空间内填充不安,人们害怕黑暗。
    于是亮先生来了,我的挚友。
    亮先生从来只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。

    我从小畏惧黑暗,害怕在夜晚的走廊里独自行走,害怕黑夜里形似厉鬼的每一样东西。窗外过路车灯,灯影煌煌,而照射窗帘留下的影子却能吓得我浑身一个哆嗦,脑子里也胡思乱想着一定有什么坏事要发生,眼前全是些害人的魑魅魍魉,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。黑暗之中的我甚至能够把衣服架子看成要索我命的人,我实在害怕,一想到这些,脑子里便一片混乱,更加难以入眠。我也不得不面对这件事:我怕黑。
    我在一天晚上独自回家,莫名地,黑暗使得我在一条无光的小路上突然奔跑起来,越跑越快,我在畏惧什么东西,我害怕它追上来,也许是个鬼怪,凶悍猛兽,黑白无常,我只是想逃,然而黑暗却无情地追逐着我,戏弄着我,小心翼翼地封堵我每个可能去往的位置,然而我没有退路。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很多次,直到我的救星,亮的出现。他的肩膀宽厚,在黑暗尽头与我相拥,切断黑暗,与我微笑相对,揉揉我的头发,将一切邪恶拒之于外,遇到他,我知道我的恐惧终结了,我与他手牵手闲步街头,一起看我喜欢的糖葫芦,麦芽糖人。小吃店的小笼包热气腾腾模糊对方的视线。于是我喜欢在街市上玩耍,看春节的灯笼高高挂起,十五的灯会,看街市人影婆娑,节能灯下人与人交谈,互相微笑,成交。这种时候他就不出现,但我知道,温暖萦绕之时,那个叫亮的人从未离开过。
    后来对黑的恐惧淡去了,我也不再会莫名在黑暗中奔跑,我也发现了在暗淡光线之中行走的美好,心怀恐惧,肾上腺素促使我的听觉更加灵敏,我因此能够更清楚的听到这个世界的声音了,故有时我享受独自在黑暗里的时间,甚至胜过在光亮之中。
    于是我们在街市阔别。手尖滑落余温,体温散入空气中,他遁入无形。
    我进入初中,新的环境使我压力很大,我贪图享乐,结果成绩当然一塌糊涂。病急乱求医,我四处补救,周末只关在家里做教辅,然而课堂上的东西补不回来的,只好扼腕叹息。蜷缩在一个角落,忏悔自己的过失,才发现为时已晚的痛苦。颤抖着环着双臂抱紧自己,回忆以前的自己,痛惜曾经的懵懂无知,欲图破罐破摔就此放弃信念成为差生。然而一个久违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我一个激灵,仿佛又看到他的薄唇轻启,我孩子般寻找他的踪迹。他是亮,然而我找不到他的身形,只听见他相比从前略带嘶哑与岁月的身影。于是我闭上眼睛,感受耳边空气的波动,感受泪水滑下脸颊的触感。“不要放弃。”第一句话,“有光的地方就有我。”眼前的黑暗里,烟雾凝聚成人形,仍然宽大的肩膀,嘴角上扬,向我微笑,我呆住了,嘴巴都不经意张开,手向前伸,却摸到了无形。但我知道,睁眼,有光明之地他便在;闭眼,他在善人心中,从每一滴为美好与不甘而诞生的泪水里遁入人心,于是指引人以方向,带给人希望。
    于是我向前去,我无所畏惧,向着每一个新的高度进发,将每件事做得更好,弥补从前的错误,正视黑暗,拥抱恐惧,才明白世界诞生的意义从来都不是为了某一个人,世界的明暗也由我们自己创造,反转。
    然后我们忘记黑暗,变成光芒。梦醒了。
    他守护着我们,直到长夜散尽,梦醒时分,东方鱼肚白。

评论(4)

热度(17)